第兩百七十八章 幽靈網吧事件(十)

    隊伍很快被分好。

    青池選擇留下,黑澤銀被安排去巡邏,還是打頭陣。

    看著那一個個窩在他(身shēn)后明顯把他當試路工具的不良青年,黑澤銀都不好說什么了。

    跟一群虛擬人物吵架沒什么意思,黑澤銀也樂得在前方探路。

    黑澤銀本來打算先去05包廂的,這里發生過爆破,兇手不太可能藏匿在這里,但黑澤銀想要來這里探探路,并且驗證一下自己的猜想。

    不過很快他余光瞥見遠處高跟鞋女孩、背心男朝著05包廂走來,領頭女孩的眼里有著幾分若有所思,他的腳步便不由自主停下,再加上下一秒他(身shēn)后的人即將穿過他朝著04包廂走去,他便聳聳肩,只是單純掃了一眼05包廂內部之后,就加快腳步路過,一馬當先踏入04包廂了。

    黑澤銀在那一眼之后已經驗證了自己的幾個猜想。

    首先第一個靈異事件是突然出現在黑澤銀肩膀上的娃娃。黑澤銀估摸著那觸感,他是忽然覺得肩膀上出現重量的,而且重量不大,大概是從天花板上有什么東西落下來,與他肩膀上粘的東西起了化學反應,然后出現了血一樣粘稠的東西,但不是血,因為血液的腥臭味沒那么嚴重,黑澤銀也沒有特殊的反應。

    他之后觀察過天花板,那上面被分為一塊一塊的,要是有人在二樓的話,很容易動手腳,不過能動得連他都沒有察覺,足以見證這人的動作敏捷。

    然后第二個靈異事件是沒有開機就啟動的電腦。黑澤銀覺得這應該是那群學生為了欺騙高跟鞋女孩一起搞出來的障眼法。這個網吧里除了他們便沒有工作人員,很顯然是有人出手包下這里,提前做些小動作也是可能的。比如,用變色透明膠帶蒙上主機前面和顯示器下面發光的部位,把屏幕調成黑色,之后再來遠程((操cāo)cāo)控,接下來的那些代碼更是可以全部用計算機技術來實現。

    第三個靈異事件是爆炸的電腦。“彭”的聲音可以用擴音器或者自己偷帶的手機外放聲音,再來的土辦法就是借助房間的低溫和蠟燭引起的高溫使得電容爆炸。配合“彭”的聲音之后控制屏幕出現屏幕還間雜玻璃裂開的音效才讓人誤以為顯示器即將裂開并且爆炸,水流聲歡笑聲更是加劇了這些人內心的恐懼,再如果有人引導,這些高中生們就會慌亂跑出去了,哪怕有不怕的也會被同伴的心(情qíng)影響離開這里,不離開也沒關系,臺式電腦的內部恐怕被改裝過,被引爆后的威力能把任何一個普通高中的學生((逼bī)bī)得連滾帶爬。

    當然,除此之外,還是有一些疑點黑澤銀暫時保留下來。

    這次的案件可以用全息投影來解釋,但是那重演了七年前的案件,那時候許多技術不純熟,兇手怎么可能利用那么高科技的東西來嚇人殺人?

    所以還需進一步的探測。

    不過由于早就整理過的資料,再加上親臨現場,黑澤銀對案件的感受更為直觀,這也算是有利條件吧。

    04包廂,現在看起來一切正常。

    不過黑澤銀知道,要是按照這個狀況再往后推七年,這個地方會出現怎么拖都拖不干凈的黑色血跡,那血液幾乎是和地面結合成了一個整體,怎么分都分不開。

    所以說,在這個包廂里,會死人,而時間很可能就是現在這個時候。

    不過黑澤銀很好奇人是怎么死的。

    根據目前的(情qíng)報開來,死了一個人之后這些少年少女還敢分開行動調查已經是天大的勇氣了,要是在警察來之前再死一個人,難保這些人沒辦法克服自己的恐懼,到時候兇手就可沒辦法達成自己的目的了。

    要知道總共十人,有七人可都是在一夜之中全部暴斃的,剩下三人也都患上了嚴重的心理疾病,而且被發現時都是昏迷狀態,有一人還受了重傷瀕死,就好像是被困在這個網吧之中出不去了……

    房門還大開著。

    (身shēn)后的少年在議論著同伴的遭遇,聲音里帶上后怕,但因為多人聚集而放下心房。

    或許因為太過專注,有一個人沒注意撞到了黑澤銀(身shēn)上,兩人的(身shēn)體沒有互相交錯,黑澤銀結結實實感受到了碰撞的感覺。在這時候,虛假和真實似乎再一次轉換了。

    黑澤銀下意識回頭看了對方一眼,那是個耳朵上別有耳釘的年輕人,對上黑澤銀的視線后又很快移開了視線。

    看上去只是單純地碰撞罷了。

    但是在這種場景下即使是這么一個小動作黑澤銀也不打算掉以輕心。

    耳釘男,空手道社的社員,是這群人當中有一定武力值的角色,同樣也是那位背心男的小弟,或者說打手。

    心里過了一遍這人的(身shēn)份特征,黑澤銀壓下內心的(情qíng)緒和其他人一起把這個包廂搜尋了一遍確認沒有什么異常之后,出門之后的耳釘男卻是尷尬指了指不遠處的衛生間,還打算拉上黑澤銀一起前去。

    不想面對尸體所以跟過來的小太妹不樂意了:“這樣子我們四個人就分散成兩個一組了好不好,要是我們之中有兇手怎么辦啊?”

    “哎,你們去大廳那邊等我們不就得了?至于我們兩個,放心啦,你看x姐和x哥不也是單獨行動還直接走進了那05包廂嗎?”耳釘男擺擺手,“只要燈亮著,再把門打開,幾雙眼睛瞪著我們我們還能出事不成?”

    “說、說的也是……”

    “就是你們女生可別好奇心想要偷看我們上廁所……”耳釘男沖著小太妹嘿嘿一笑,后者立馬一巴掌呼在耳釘男腦袋上,惹得他哎呦了一聲。

    “才不會咧!”

    在場的人臉上的急迫感都淡了許多。

    危險時刻,總需要一點小樂趣來調節心(情qíng),很顯然耳釘男的話讓他們心(情qíng)不再那么緊迫了。

    耳釘男帶著黑澤銀直接走向了靠近包廂的那個廁所,站在了小便池旁邊開始解褲子:“我不覺得兇手是xx(小太妹)。”

    “……啊,為什么這么說?”黑澤銀的視線若無其事地從耳釘男的下半(身shēn)收回來,臉色有些尷尬,這個不怪他,誰叫那個滋滋的玩意兒在黑澤銀眼中就是一團不能辨別的馬賽克呢?

    話說為什么要打上馬賽克啊他又不是沒見過……還是說播放全息投影的是個害羞的女人?呃,總覺得猜測都不太靠譜……

    耳釘男也不知道聽沒聽見黑澤銀的話,繼續說道:“雖然她案發時距離xx(紫發男)最近,但她跌坐在xx前面,xx實際上是從后面被捅的。”

重要聲明:小說《柯南之所謂記者不好當》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兩百七十八章 幽靈網吧事件(十)手機閱讀

电子投注是否就是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