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第四道天啟

類別:偵探推理 作者:微葉梧桐 書名:四重分裂
    科爾多瓦愿意留在小裁判所必然是有原因的,盡管他沒說,但這點無論是墨檀還是語宸都心知肚明,不過既然實力最強的小雨哥愿意留下,兩人自然也不會有什么反對意見,反正就算有什么危險的話,憑借科爾多瓦的(身shēn)手也不太可能會出事,所以他們非常放心。

    但科爾多瓦自己卻是慌得很!

    是的,盡管這位仁兄表面穩如老狗,但內心卻是慌得一批!

    問題,出在那間只有一團黑霧飄來((蕩dàng)dàng)去的囚室……

    盡管他一開始來的時候完全就是想湊個(熱rè)鬧,瞻仰一下那個據說長得與墨檀特別像的‘怪物’到底是個什么模樣,但從進入小裁判所的地下三層后,科爾多瓦就一直出于某種淡淡的……毛骨悚然中。

    起初他并不知道原因出在哪里,只是一廂(情qíng)愿地覺得是因為小裁判所的環境問題,畢竟是關押各種囚犯的地方,就算環境打理得還算不錯,但氛圍肯定也好不到哪兒去,所以也就沒怎么上心。

    然后,他又懷疑是對面囚室那些殘骸的問題,畢竟尸體總會讓人下意識地產生某種心理負擔,尤其是下場如此凄慘的半具尸體,在這個確實存在著靈魂一說、怨念甚至可以具象化的世界上,能夠引起人們不適的殘魂簡直不要太多。

    但科爾多瓦緊接著便否認了自己的猜想,因為當他強忍著惡心(且開著未成年人感官保護)去自仔細觀察那些殘骸的時候,并沒有從中發現什么問題,要知道這具符文之軀的功能可是相當全面,在魯大師不計后果的投入下,如果那里有什么‘不干凈’或者能夠威脅到自己的東西,搭載了大量感知和被動掃描裝置的科爾多瓦沒理由注意不到。

    直到最后,或許是因為某種冥冥之中的指引,科爾多瓦忽然茅塞頓開,回憶起了一樁似乎跟當下并沒有半毛錢關系的、他極力想要忘掉的舊事。

    那是一個(陰yīn)天……

    在無罪大陸西南的某個國度中,強大的他……邂逅了無敵的他。

    因為當時的種種(情qíng)況,以及對方怎么看都不像好人的原因,科爾多瓦決定把辣個男人弄死,于是便揮舞著自己的制杖,超載了自己的符文,傾力砸出了一擊。

    并被對方輕描淡寫地伸手擋了下來。

    又被對方輕描淡寫地單手舉了起來。

    最后,那個強大到令人失語的怪物點出一指,放了個賣相類似于虛閃、氦閃之類的玩意兒,給他開了個直徑三十厘米的口子,并試圖交涉。

    科爾多瓦寧死不屈!

    然后他就死了。

    很顯然,這是個悲傷的故事……

    因為這事兒實在太過于丟臉,而且自己跟小伙伴們一起玩的時候還吹了不少牛辶,所以就算在過年聚會的那會兒,科爾多瓦對自己成為符文造物后的第一次(身shēn)亡也一直都是含糊其辭,除了季曉島這位目睹了全過程的當事人之外,其他人都沒怎么在意,科爾多瓦本人自然也是想要極力忘掉那件倒灶的事兒。

    可惜,盡管他最后還是成功地讓自己選擇(性xìng)遺忘了那件事,但銘刻在骨子里的屈辱、無力以及蛋疼感卻始終沒有真正消失,只要有一點引子,就能讓那段塵封的記憶再次蘇醒。

    于是乎,當科爾多瓦再次看向那團沒有半點生機的黑霧時,他終于還是想起來了。

    那若有若無的,令自己毛骨悚然的感覺,與那天在西南大陸那個沙什么玩意兒帝國某處的感覺是何等相似……

    在察覺到這件事后,科爾多瓦隱蔽地哆嗦了兩下,并沒有引起墨檀和語宸的注意,之后為了證明自己只是在嚇自己,這里根本就不可能有那種強大到不講道理的怪物,他便主動請纓留下,自愿盯著那間囚室中據說會偶爾化作人形的黑霧。

    當然,說是想要證明什么,其實科爾多瓦還有另外一層主要目的,那就是自己要是真看到了某種給人感覺十分糟糕的東西,就順便用天啟水晶來確認一下,畢竟之前在西北大陸感知到那股氣息的自己成功發現了一個【天啟之影】的存在,如果被關在這里的東西確實有著相同(性xìng)質,而那相同的(性xìng)質正是【天啟之影】之間的共同點,一口氣找到最后那一光一影直接完成任務豈不美哉。

    至于那個所謂的怪物會不會很牛辶,會不會一言不合直接秒掉自己,科爾多瓦倒是看的很透徹,盡管并非沒有那種可能,但據他觀察,這個名為小裁判所的地方安保措施其實相當糟糕,那些中低階的神術(禁jìn)制作用也頗為有限,如果那個怪物真的強到不行,跟之前那個面具男一樣有秒殺自己的實力,那么這間小小的地牢根本困不住他。

    由此可見,既然那東西能被一直關到現在,其實力絕對強不到哪兒去,好幾個月都無法突破這間囚室的東西,自己一杖下去至少能砸死倆!

    所以科爾多瓦既不慌也不怕,除了偶爾哆嗦那么兩下、脖頸后不斷冒出蒸汽、怒唱好漢歌給自己壯膽之外,表現得非常沉著冷靜。

    于是,就在幾個小時后,游戲時間am11:07的時候,猛然發現那團黑霧開始凝聚成為人形,并察覺到周圍的溫度正在急劇下降后,科爾多瓦立刻不慌不忙地站起(身shēn)來:“啊!!!!!”

    怪物怒吼:“啊啊啊啊啊!!!”

    科爾多瓦大驚:“啊!!!”

    怪物飛撲:“啊啊啊啊啊!!!”

    然后就發生了上一章結尾時的那一幕,怪物被囚室前的神術(禁jìn)制給彈回去了。

    “呼……嚇老子一蹦。”

    科爾多瓦驚魂未定地抱著制裁者之杖,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兩步,看著那個衣衫襤褸的狂暴人形生物,瞇起眼睛細細打量著對方的臉。

    “啊啊啊啊!!!”

    那人又是一聲怒吼,嗷嗷叫著撲了上來。

    “哎媽!”

    科爾多瓦當即就是一個迅捷敏銳地后跳,然后便見那怪物再次被一閃而逝的神術(禁jìn)制彈了回去,(身shēn)上還冒了兩縷青煙。

    “呦呵,敢嚇你雨哥!”

    科爾多瓦干咳了一聲,并在嚴謹地確認過對方確實無法沖出來、實力也真心非常弱的前提下邁著八字步重新走上前去,對那個人甩出了一根中指:“略略略略略~~~”

    “啊啊啊啊啊!!!”

    后者撲上,被彈飛。

    “呸呸呸~”

    科爾多瓦試圖朝對方吐口水(因為符文之軀沒有口水,所以是‘試圖’)。

    “啊啊啊啊啊!!!”

    后者再撲上,被彈飛。

    “渣渣!”

    科爾多瓦不屑地抱著膀子看著對方,打量著對方的長相:“瓜娃子你消停點兒。”

    后者自然沒有理會他的打算,只是自顧自地一邊咆哮著一邊繼續沖撞囚室。

    而在這個過程中,科爾多瓦也看到了他的模樣……

    盡管這個人型生物臉上覆著一層稀薄的黑霧,但他的(身shēn)高、體型與面部輪廓確實都與墨檀十分相似,不過在氣質上,確實天差地別。

    當然了,雖說是在氣質上天差地別,但其實跟墨檀自己并沒有什么關系,主要是科爾多瓦面前這個人型生物實在是太暴虐瘋狂了,完全就是個無法交流的瘋子,再加上能夠變成黑霧這種特點,就算稱之為怪物也沒什么不同的。

    不過在那喪心病狂的表象下,那股讓科爾多瓦感到熟悉的寒意卻始終沒有褪去,盡管它是那樣的稀薄,卻依然實打實的存在著,讓曾經有過不快回憶的科爾多瓦毛骨悚然。

    于是,蹲在囚室前觀察了大概十分鐘左右之后,科爾多瓦長長地出了口氣,本著不試白不試的心態從行囊中掏出了一塊【天啟水晶】,在他這一路的消耗之下,不算制裁者之杖上那塊剩余能量89%的水晶,這些從天柱山帶來的、可鑒定可充電的寶貝只剩下最后兩塊了。

    不過只要對方不是天啟光影中的任何一個,水晶就不會出現絲毫損耗,所以拿出來試試也無傷大雅,反正現在兩個天啟之光已經找齊了,天啟之影之前也已經找到了一個,至于剩下的最后一個影,要是真踩狗屎運被他給揪出來的話,那科爾多瓦的任務就算是直接完成了!

    至于為什么要從行囊里拿新的,是因為只要水晶能量不是100%,就無法起到鑒別作用,這個功能也算是個保險,否則別的不說,科爾多瓦和默在一起的時候就啥也別干了,天天崩水晶玩吧。

    與此同時……

    沙文帝國,王都特倫恩,罪爵邸

    “嗯?”

    正在院落里曬太陽的墨忽然意義不明地笑了一聲,然后便合上雙眼靠在椅背上假寐起來。

    ……

    游戲時間am11:18

    圣域,光之都

    “那是什么……”

    正和語宸一起覲見教皇的夏蓮豁然起(身shēn),猛地回頭轉向某個地方。

    “誒?”

    語宸愣了一下,下意識地問了一句:“圣女姐姐你說什……呃。”

    結果話還沒說完,她就收到了一條來自科爾多瓦的好友消息,內容只有簡短的四個字‘粗大事了!!!’

    “東邊有一股令人不快的氣息,但距離并不是很遠。”

    曙光教派的現任教皇圣安布羅阿希爾也緩緩起(身shēn),與夏蓮一起看向窗外,沉聲道:“那股氣息中并無褻瀆的意味,反而更像是……一種告誡。”

    圣安布羅是一個活了近兩百年的蜥蜴人,他(身shēn)材矮小、體型佝僂,披著一襲交織著純白、暗金、亮銀三種顏色的華麗長袍,頭戴一頂巨大到讓人很是擔心其脖子安危的冠冕,手執兩米余高、頂部嵌有一枚三棱形無色水晶的白金權杖,嗓音柔和而慈祥,氣質并不像是一個位高權重的教皇,反而更接近于隔壁家退休了十七八年的賦閑老大爺,或者哪家圖書館年邁的管理員老先生。

    事實上,安布羅在接任教皇,在名前冠以一個‘圣’字之前,確實是曙光教派各種典籍的管理者,說他是個圖書館管理員也不為過。

    “教皇冕下,您說點兒我和忘語能聽懂的行不行?”

    夏蓮沒好氣地瞥了(身shēn)后的安布羅一眼,雖然說的是敬語,但語氣中并無半點敬畏,讓滿打滿算不過第三次跟教皇見面的語宸很是緊張。

    但圣安布羅對夏蓮的態度卻是沒有半點意見,只是苦笑著搖頭道:“就不能在小忘語面前給我留點面子嗎?”

    “你都多大個人了,還在乎這點兒面子?”

    夏蓮撇了撇嘴,擺手道:“放心吧,別的時候我會注意好好給你留面子的,我在自家學徒面前都要端著的話那得多累啊。”

    曙光教皇苦笑了兩聲,坐回(身shēn)后那把高背椅上做了個滑稽的表(情qíng)。

    在這里需要說明一點,并非圣安布羅的畫風有什么問題,事實上,這位教皇冕下從各方面來看都像是一位常規意義上的教皇,他強大、智慧、博學、穩重、冷靜、年邁體衰,能夠滿足絕大多數人對‘教皇’這一(身shēn)份的幻想,并非夏蓮這種能夠毀滅絕對大多數人對‘圣女’這一(身shēn)份幻想的奇葩。

    此(情qíng)此景,其實是有原因的……

    眾所周知,蜥蜴人的平均年齡大概在150歲到200歲之間,跟矮人差不多,比侏儒和人類略長,比半龍人短,比精靈……這個真沒法比。

    而夏蓮就是一位精靈,一位在曙光教派當了好幾百年圣女的精靈。

    這意味著神馬呢?

    這么說吧,小就在曙光教派麾下的福利院中長大,還未成年就成為了一位牧師,然后花了一百來年一路坐到教皇這個位置的圣安布羅,至少被夏蓮大大小小揍過近百頓。

    這特喵的就很尷尬了……

    盡管現在的圣安布羅無論實力還是地位都要比夏蓮高,但兩人之間顯然已經很難變成常規(情qíng)況下的教皇與圣女這種關系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別說安布羅了,就連上代教皇,那也是沒少跟夏蓮打過架,倆人一直都是哥們兒(夏蓮是哥)論交的。

    “所以那兒到底怎么了?”

    “說白話?”

    “說白話!”

    “不知道,不過應該不是異端或邪神,也不是有混亂或邪惡傾向(性xìng)的強者,那種力量(性xìng)質……我還未曾見過。”

    “唔,所以那到底是個啥啊……”

    夏蓮煩躁地揉了揉腦袋。

    然后……

    一直沉默的語宸卻是忽然冒出了一句:“天啟。”

    兩人立刻困惑地看向她。

    “那是天柱山的力量……夏蓮姐姐,科爾多瓦讓我叫你馬上趕去小裁判所一趟!”

    第五百二十一章:終

重要聲明:小說《四重分裂》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五百二十一章:第四道天啟手機閱讀

电子投注是否就是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