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山莊宴會陰謀起

    老者回稟之后,笑嘻嘻來到大門前。成馨見老者喜悅有加,便行禮說道“如此說來,是主人愿意留我們兩人?”

    老者微微笑著說道“不錯!的確如此,兩位請到里面敘話。”

    兩人隨著老者進屋,通過曲折蜿蜒的石板小路,假山,樹木林立,來回交錯,山莊之中如迷宮一般。到山莊大(殿diàn)之中,有一刀疤臉壯漢,端端正正坐在大廳之中。刀疤臉壯漢一見成馨與何天絕,立即起(身shēn),笑嘻嘻行禮說道“不久之前,聞聽凈月谷谷主南下避難,莫非姑娘是凈月谷成馨姑娘。”

    成馨一聽,愕然一驚,問道“這是什么意思?莫非前輩認識本姑娘?”

    “哈哈!談不上認識,不久之前,有從武當山下來之人,經過寒舍,說北方武林皆被那天奇劍派所滅,近(日rì),姑娘便南下。當年凈月谷老祖,對在下有恩,在下尋思著,興許姑娘會來到寒舍,方才在下只是猜想,現在看來,姑娘的確是我派知主。”

    成馨心中大吃一驚,連連暗自言語“不好!本來我南下,只是一個秘密,想不到現在是人盡皆知。”

    刀疤臉壯漢一望成馨,笑了笑說道“莫非姑娘還在遲疑不成?”

    成馨搖搖頭說道“不錯,我凈月谷門下之人,何止千百,我南下之事,興許不是秘密,既然前輩已經知曉本姑娘,那便無話可說。”

    刀疤臉壯漢跪在地上說道“谷主!在下受惠凈月谷,過安逸生活,在下無以為報,少谷主來此,在下一定會精心照料。”

    何天絕打量著刀疤臉思量道“當(日rì)在武當仙山樹林之中,偶遇候翊昆,他敦敦教誨,要保護成馨,看眼前之人,絕非一般,還是小心為上。”

    刀疤臉起(身shēn)說道“我親自為兩位安排廂房,請兩位隨我來!”

    刀疤臉前面行去。

    何天絕湊到成馨耳畔,悄聲說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姑娘可要當心!”

    成馨微微點了點頭。

    三人離開,老者立即打開機關密室,又到方才眾人議事大廳。眾人激動不已。眾人喧嘩起來。

    老者“噓”一聲,眾人言語之聲戛然而止,老者一望眾人,笑了笑說道“魚兒上鉤了,看他們兩人一點戒備之心都沒有。”

    獨眼番僧“哈哈”一笑說道“真是太好了!我等已經在此憋屈很多時(日rì),若不是那凈月谷老谷主發出****,不得我等出這山莊,我等早就在江湖上逍遙快活了,此次若能取得凈月谷金墓秘密,那我們不用做老本行,也一樣在人間快活。”

    “千萬莫要聲張,幾位也要在此委屈一段時(日rì),千萬不要被他們兩人看出破綻。萬一被看出破綻,那便是前功盡棄。”老者說道。

    “是!老和尚,你就消停一會兒!”有人站出來說道。

    老者(陰yīn)沉一笑說道“諸位請在此休息,有事拉響鈴鐺。”

    老者出密室,經過彎彎曲曲石板路,到山莊后門,有一個臉上半青半紫之人出現,見慌慌張張的老者。伸手攔住老者問道“我等奉命監視這群賊寇,你每次前來,是心平氣和,如今為何會氣喘吁吁,彷徨失措。”

    老者捋了捋胡須,順了一口氣說道“如今,這些人又不安分了。”

    “什么?那他們要做甚?”

    “凈月谷之前被人毀掉,少谷主成馨向南而來,此刻便在山莊之中,未曾想到,這些人居然早就打聽好了少谷主一舉一動,打算要在此地動手,用(陰yīn)謀詭計,迫使少谷主說起一座金墓秘密。那少谷主一點防人之心都沒有,恐怕會遭殃。那時我等愧對師父在天之靈,無顏面對老谷主。”老者說道。

    臉上半青半紫之人顯得格外冷靜說道“你不用慌張,用反間計,既然他們想要金墓秘密,那就好好利用一下金墓,不(日rì),候翊昆便會前來此地,只要他前來,成馨便有了幫手。”

    “是,紫瑩瑩前谷主之子嗎?”老者問道。

    “不錯!此人頗有智慧。”

    “既然如此!那我便去斡旋其中,盡量讓少谷主不出事(情qíng)。”老者說道。

    老者剛回到前院之中,刀疤臉“喂”一聲。

    老者(身shēn)子一顫,回(身shēn)行禮問道“不知莊主有何吩咐?”

    刀疤臉(陰yīn)(陰yīn)一笑說道“吩咐下人,準備上好宴席,我要請少谷主吃飯。”

    “是!屬下這就去辦!”

    成馨在客房之中轉悠,聽到門外有人聲,聲音及其微弱。便開門一望,院子之中寧靜,涼風颼颼,讓人不由的深感寒氣。成馨關上門。又忽聞門外有微微嘆息之聲。成馨打開門一看,外面還是闃無一人。成馨輕輕關上門。走到(床chuáng)頭一看,(床chuáng)頭木樁上,扎著一塊布,上面寥寥草草有幾個字。成馨端起上前,端起桌上燭臺,輕步走到(床chuáng)前,細細閱覽,白布上寫著“人心叵測”四個大字。成馨立即揭下白布,前后左右打量一下。思量“什么人在此留書。”

    此時,何天絕走到門口,敲著門說道“成馨姑娘,可否入內一敘。”

    成馨呼道“門未閂,請進!”

    何天絕進屋,顯得有些氣色緊張,上前說道“成馨姑娘,在下總覺得,這山莊有些奇怪!姑娘!我們明早還是速速離開要好。”

    “有何奇怪之處,此山莊乃凈月谷管轄,有些畏懼之處?”成馨大大咧咧,無一絲戒心,安靜地說道。

    何天絕搖搖頭說道“姑娘,今時今(日rì),已經今非昔比,若凈月谷管轄之下江湖人有所異心,我看姑娘也會深陷泥足,想要掙脫也難。”

    “不用畏懼,(日rì)久見人心,本姑娘現在需要這些凈月谷舊部振興,以圖東山再起,所以是可用之人,還是無用之人,可待考驗。請公子莫要擔憂!”

    何天絕見成馨非常執拗,便不再言語,說道“既然如此,那在下便在隔壁,有任何(情qíng)況,呼喊一聲,隨叫隨到。”

    何天絕轉(身shēn)要離開,成馨呼道“慢著!本姑娘有一事不明,需要你來解答!”

    “是何事?”

    成馨揚劍說道“你為何會在仙山出現,也為何愿意一同隨我南行。”

    何天絕未回頭,鎮定自若說道“受人恩惠,涌泉相報,受人之托而已,那人對我有恩,我對姑娘有愧,自然受人之托,護姑娘周全。”

    成馨聽到一頭霧水,說道“什么跟什么?”

    何天絕未加言語,向外走去。

    成馨在剛要躺下,忽然間門外有人慢慢問道“成馨姑娘,我家莊主知道姑娘明(日rì)一早便要趕路,宴請姑娘與何公子,請兩位一同赴宴。”

    成馨一聽,心中喜滋滋,回應說道“多謝莊主費心,既然莊主盛(情qíng)款待,本姑娘便領(情qíng)了,稍后便到。”

    成馨沾沾自喜出門,被何天絕用劍鞘攔住。

    成馨疑惑望著何天絕說道“你這是什么意思?”

    何天絕說道“恐怕是鴻門宴,在下并非有張良那般機智,請姑娘三思而后行。”

    成馨瞪著何天絕說道“你休要多事,我覺得沒有事(情qíng)便沒有事(情qíng)。”

    何天絕收起劍鞘說道“那姑娘執意要去,在下便冒死護衛。”

    成馨“哼”一聲,闊步前行。

    兩人到大廳之中,只見里面管樂齊下,一片優雅之境。成馨一到,刀疤臉壯漢立即笑臉相迎,說道“少谷主駕到!令寒舍是蓬蓽生輝,別有一番風采,時間緊促,未能準備上等食物,請少谷主暫且將就一些。”

    成馨一望左右四張桌子上,滿是津津有味飯菜。其中在大廳正堂前,有一張桌子更加豐盛。另外有兩人也風塵仆仆趕來。其中一人是一位清癯老翁,手中拿著長矛,另外一人是一位老婆婆,手中持著鶴頭拐杖。兩人進屋,見大廳之中是豐盛大宴。老翁上前笑著說道“深夜請我倆前來,你不會是有什么(陰yīn)謀吧?”

    刀疤臉“哎”一聲,向兩人連連行禮說道“林公林婆,在下請兩位前來是要陪少谷主吃頓飯,我等都是凈月谷忠臣良將,雖然很多年沒有回凈月谷,但是,不能忘記老祖孟凈月在很久之前,為我等治病之事,如今少谷主在此!理應款待。”

    老翁一聽,打量著出落大方,迤邐成馨說道“莫非這位便是凈月谷新谷主,恕老朽老眼昏花,不知姑娘是紫瑩瑩還是紫晶晶?”

    “哎呀!老頭子!你真是花眼了,那姐妹兩人已經到中年,未必有這種水靈,看起來,這位是他們其中一人之后。”林婆婆笑呵呵說道

    成馨行禮說道“兩位前輩有所不知,那瑩瑩姑姑,生來美貌,至今容顏依舊,如十七八小姑娘一般。而而她老人家不出江湖,有一子兩女在江湖上行走,本姑娘乃紫晶晶之女。”

    林婆婆搖搖頭說道“既然如此,凈月谷****無可厚非,那紫瑩瑩便是人物,若紫瑩瑩坐擁凈月谷,號令武林,莫敢不從,妹妹比姐姐便略遜一些。”

    刀疤臉“哈哈”一笑說道“兩位請莫要再言,還是入席便是。”

    “那好!”林公說道。

    何天絕一望林公林婆思量道“這兩人話中帶刺,卻是金玉良言,若凈月谷至今是紫瑩瑩仙尊掌握,的確是一番好景象。可惜紫晶晶上位之后,排除異己,做了很多錯事,又包庇成化虎,引起江湖埋怨。”

    。

重要聲明:小說《情劍風云訣之神琴魔劍》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344章,山莊宴會陰謀起手機閱讀

电子投注是否就是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