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七、齊姐姐

    齊冰云靜靜的盤膝坐在白鹿島的最高峰,遠眺東海,海面上云霞如織,正是旭(日rì)初升的一剎。

    她體內五火七禽真氣,在某個剎那,忽然突破了瓶頸,從(嬌jiāo)軀內噴薄出來,化為七頭火焰禽鳥。

    為首的一頭火凰,驕傲不群,但卻有一線精光,沖到了火凰之上,精光之中,一頭純由精火構成的太陽烏雙翅展開,呱呱亂叫,似乎極其興奮。

    朱火雀,煙火鴉,青焰鸞,赤鵬,火鶴……一起振翅,七禽齊鳴。

    就在七禽齊出的一瞬間,齊冰云只覺得體內的某個(禁jìn)錮,悄然碎裂,她苦修二十余年,終于打破了天人之限,突破了天罡境,踏入大衍,號為劍仙!

    劍仙者,非人也。

    從今(日rì)起,她齊冰云,就再也不是尋常的凡俗,而是仙人之姿。

    齊冰云盈盈而起,一聲清嘯,隨(身shēn)的配兵百煉火就化為赤虹,托住她一雙玉足,翩然飛空。

    這一次,再也不是天罡境的御氣飛掠,一口真氣盡了,就要落地。

    百煉火化為赤虹,漫天狂舞,齊冰云人劍合一,以氣御劍,到了最后,百煉火化為赤虹在前,她御劍在后,人與劍的氣息,越漸融一。

    這就是傳說的“(身shēn)劍合一”。

    齊冰云在突破大衍境的第一刻,就臻至了這門傳說中,突破大衍后,還需數十年苦功,才能修成的劍術。

    作為峨眉派三代弟子,第一個踏足大衍的人,齊冰云心頭卻有一股火焰,不斷的在灼燒,心頭焚烈,意氣如虹。

    齊冰云的師父玄一,原本是玄機的弟子,玄機道人拜師(陰yīn)定休,玄一也成了(陰yīn)定休的二十四弟子,他們這一脈,雖然也精修峨眉道法,但卻主修的是玄機道人的五火七禽劍術。

    五火七禽劍術在峨眉,僅次于太清玄門有無形劍訣,亦位列峨眉兩大絕頂劍術之一,威力猶在(陰yīn)定休所創的元陽劍訣之上。

    當年玄機道人,天資橫溢,幾乎是打遍天下無敵,劍術橫掃,直到遇見了(陰yīn)定休,這才被峨眉老祖降服。

    玄機道人七次找(陰yīn)定休斗劍,盡皆敗北,(陰yīn)定休甚至每次斗劍,都會使用不同劍術,劍術之精妙,讓玄機道人欽佩的五體投地,這才心甘(情qíng)愿的拜師。

    玄一幾乎是(陰yīn)定休諸位弟子中,最為低調的一個,默默修行,默默的教徒弟,但是誰也沒想到,她就找到了一仙二云兩個鈴鐺之一的齊冰云,還因為入門最早,位列四大弟子。

    如今齊冰云已經是峨眉眾女弟子之首,若非她是女子,應揚,許旌陽和劉靈吉,決計沒法跟她分庭抗禮。

    齊冰云漫天遨游,最后收劍而落。

    她語音清冷,但卻決然不移的自言自語道:“若是給我找到王崇那賊子,必然把他斬與百煉火之下。”

    晉成仙子不知何時出現,笑道:“冰云兒,好志氣!”

    這位峨眉的掌教夫人,微微一笑,說道:“只可惜,你斬不了那小賊魔了,他已經被逍遙府抓去,此時必然沒命。你已經修成大衍,如今你也該去接天關,見識一番域外天魔的風光了。”

    齊冰云微微愕然,問道:“不是已經過了時限?”

    晉成仙子微微一笑,說道:“我早就幫你討了號牌,你只算遲去。”

    晉成仙子率領峨眉四小,本來要抓捕王崇,在算出王崇已經被“逍遙府”抓走,逍遙府又沒有任何消息放出,她就把齊冰云,莫銀鈴,燕金鈴,尚紅云一起帶回了娘家三仙島,在這里調教四個弟子。

    晉成仙子也知道,(日rì)后峨眉,必然是一仙二云兩個鈴鐺這五個(陰yīn)定休老祖欽定的三代弟子當家,白云大師又復太過強勢,她心頭不忿,卻也不會硬抗。

    如今機會難得,把除了還未知所蹤一仙之外,四個弟子一起教導,(日rì)后峨眉還有人能翻出她周圍掌教夫人的掌心么?

    齊冰云修成大衍,她自讓要放這個徒兒出門去歷練。

    ………………

    齊冰云精神微微恍惚,她進入了踏魔營,就不由自主的回想起,自己突破大衍的那一(日rì)。

    所以,她現在就到了這里。

    齊冰云本來以為,自己必然要去十八關,接受其他人一樣的磨煉,卻沒想到,直接被調派到了第六關,還進了踏魔營。

    她也聽說過“季觀鷹”,傳聞這位演慶真君,忽然發奇想,收下的徒弟,修煉的還是吞海玄宗一門從無人修煉的功法,進境也算可以,一年有余道入天罡,勉強擠進一流弟子的尾巴。

    只是此人風評,頗為兩極分化,都說季觀鷹無才無德,什么事兒都茫然,萬事都推給師侄兒,各派都有名聲的鸞仙子安羽妙!自己卻總是袖手旁觀。

    甚至還有傳聞,此人也不善斗法。

    各派弟子進了接天關,自然要斗法比劍,磨礪修為,但他卻一場斗法比劍都沒參與,就算巡獵虛空,也都是讓部下去戰斗。

    但也有傳聞,這人兩次在極危險的(情qíng)況下,(挺tǐng)(身shēn)而出,勇氣十足,只是兩次都因為運氣,居然都活了下來,這才因為積累功勛,被通髓真人張法樂提點為踏魔營之主。

    齊冰云其實也頗好奇,此人究竟會如此對自己。

    這位峨眉的云仙子,也沒少見了,各派年輕弟子,對自己的大獻殷勤,也沒少見了妒忌。

    只是齊冰云沒想到,王崇只是應了一聲,就好似她和其他人,沒有任何分別。

    王崇伸手一指安羽妙,說道:“峨眉齊仙子新來,你要多照顧一些。”

    安羽妙倒是對齊冰云極為好奇,她知道,各派中有好事兒的年輕人,把她和齊冰云,乃至另外一些年輕的女修,合在一處,稱之為十仙子。

    都是年歲不過三十,修道年淺,又復美貌的女子。

    比如林綠珠這等,已經入道超過五十年的“老仙子”,就不能入十仙子之列了。

    齊冰云的名頭,也一直都在她之上,安羽妙很想知道,自己和諸位峨眉老祖欽點的傳人,有多少差距。

    她柔聲一笑,叫了一聲:“齊姐姐!”

重要聲明:小說《一劍斬破九重天》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一二七、齊姐姐手機閱讀

电子投注是否就是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