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第605章 西窗脈脈待歸兮49

    第605章 西窗脈脈待歸兮49

    “(春chūn)城”殷默別墅。

    殷默吃過晚飯后,杵著拐杖正在別墅院子里散步,老洪匆忙地來到她跟前,她瞥了一眼老洪,也沒有理會,還是在慢慢的走動中,因為醫生跟她交待過了,要作適當地運動,她今年過完年后,明顯地感覺到精力大不如從前,她想,也許哪一天,她就見不到早晨的太陽,可她的心愿還沒有了的,真要帶著遺憾離開人世間嗎?

    老洪看到殷老太太在散步,也沒有打擾老太太,而是陪著老太太慢慢地一起在別墅院子中散步,老洪看著蒼老的老太太,精神明顯比年前差了許多,他在心里生出些傷感,他從三十多歲就跟著老太太,如今過去二十多年,有時候,他想,如果老太太真去了,他應該如何生活?他已經習慣在老太太跟前鞍前馬后,哪怕被老太太罵得狗血噴頭,他都覺得是老太太對他好,是恨鐵不成鋼,如若真只剩下他一個人,他真不知道干什么?

    “老洪,有事?”殷默看著老洪陪著她散步,心里也為之動容,親人沒一個在(身shēn)邊,倒是老洪一直忠心耿耿地陪著她,從不計較得失,很多時候還要承受她的壞脾氣,也真是難為老洪。

    她也知道(身shēn)體越來越虛弱,事實上她已經把后事安排好了,等哪一天,她見不到太陽時,她的遺囑自會公布于眾的,對于老洪,她已經把他的后半生安排好了,他想找個老伴,她留給老洪的錢,足夠他過上頂級的生活,也不枉跟著她殷默一場。

    老洪被點到名,趕緊回答老太太,“老太太,出事了,出大事了”。

    殷默聽到老洪一驚一炸地,瞅了他一眼,對老洪說道,“早跟你說過,就是天塌下來,不是還有個子高地頂著嗎?如今還能有什么大事?值得大驚小怪的,嗯,說來聽聽”,殷默對老洪這時的態度很是不屑。

    老洪已經習慣了殷老太太對他的態度,他隨即把得來的消息告訴老太太,殷默聽了以后,對老洪說道,“扶我進去,今天的運動量已經夠了”,老洪趕緊扶著殷默,進入客廳。

    “坐到靠窗的高椅子上”,老洪聽從殷默的吩咐,把殷老太太扶到靠窗的高椅子上坐下,然后,熟練地到廚房把殷默晚飯后要喝的養生茶端了出來,這時,就看到老太太滿意沖他點點頭。

    等老太太坐定,喝了養生茶后,老洪開始詳細地講述今(日rì)發生的事(情qíng)。

    原來,今(日rì)上午,何曉嫣背著歐陽爾曼聯系了老洪,要求見一見洪叔,但老洪沒有答應她,就把歐陽爾曼、何曉嫣到“(春chūn)城”的事,匯報予了殷默,同時,征求殷默的意見,見不見歐陽爾曼?

    結果,殷默想都沒想就告訴他,現在,不能跟歐陽爾曼有任何的牽扯,因為,歐陽爾曼怨氣正沖天呢,一個近似瘋狂的女人,誰知道會做出什么喪失理智的事?

    于是,老洪也就沒有再搭理何曉嫣,也沒有給她任何回話,但是,還是派人盯上了歐陽爾曼與何曉嫣。

    據得到的消息,歐陽爾曼去了機場,然后,跟著一行人到了“蓮舍客棧”,一直就守在客棧門口,直到晚間晚飯后,客棧大門口的事(情qíng)發生了,也就明白了歐陽爾曼到“(春chūn)城”的目的。

    如今,歐陽爾曼自編自導的事發生了,就是不知達到目的沒有?但同時,也把自己給弄傷殘了,最后,就不知道那位陸家小姐流產了沒有?

    老洪講述到此,望著老太太,他等著老太太的吩咐,下面應該如果做?

    殷默聽完老洪的講述,先表揚了老洪一番,“老洪啊,你是越來越會辦事了,這就對了嘛,我們不理會歐陽小姐,但并不等于我們不關心人家嘛,對吧?”

    “老太太,可不是我會辦事,是老太太運籌帷幄得好,把歐陽爾曼作為一顆棋子,但是,如今這顆棋子不安分,這不,歐陽小姐要‘作’死,我們也不能陪葬不是?”老洪畢竟是跟隨殷默近二十多年的人,拍起馬(屁pì)來,是捻手就來,還不露痕跡,老洪看到老太太很是受用的瞧著他,馬上問正事,“老太太,從我們得到的消息,這陸家小姐摔得可不輕,也不知肚子的孩子保得住,保不住?”

    老洪看到殷默眉頭擰了起來,不敢再提問,沉默地站在一旁,因為此時的殷默,按照以往的經驗來看,肯定要利用這件事,制造出一些事端。

    果不出老洪所料,就聽殷默問他,“老洪啊,還記得劉旭東去年交待的沈家(情qíng)況嗎?”殷默平白無故地提起劉旭東那小子,這讓老洪沒有反應過來,殷默看著老洪沒反應,嫌棄地瞅了老洪一眼,老洪趕緊說道,“請老太太明示”。

    殷默又找到了存在感,繼而開導老洪,“老洪,要是我沒有記錯,沈家長孫不就是沈宇沫嗎?他不就是娶了陸家小姐嗎?人家小倆口不僅恩(愛ài),(日rì)子過得可紅火了,老洪,這消息不是你提供的嗎?”經殷默提醒,老洪瞬間明白,是啊,他怎么把這事給忘記了呢?

    根據劉旭東的交待,他馬上就調查清楚沈宇沫的(日rì)常(情qíng)況,以及沈宇沫老婆是何許人也?原來,沈家與陸家早已聯姻,沈家長孫娶了陸家孫女,這真是一門好親事呀,殷默聽到這個消息,臉黑了近一個多月,最后,對他說道,“真是風水輪流轉,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兜兜轉轉地,那倆老家伙,還是成了一家人”。

    他當然知道殷默所指“倆老家伙”是指陸秉德老爺子與無憂老爺子。

    但,此時,殷老太太提這事,以他對老太太的認知,肯定要生些事出來,可要生出何事來?他就不明白了。

    “呵呵”,老洪聽到殷默干笑兩聲,然后,臉上露出少有的笑容,說道,“哼,歐陽小姐可幫了我一個大忙,老洪,你看好吧,不管陸家小姐有事沒事,陸家、沈家都不會放過歐氏,哼!”停頓片刻后,殷默冷著聲又說道,“如今陸家小姐,也是沈家媳婦,懷著孩子出事了,我倒要看看,沈依塵會不會露面!”

    聽到老太太說到“沈依塵會不會露面”?老洪瞪大眼睛看著老太太,心說,難不成,沈家人已經知道沈小姐在何處?否則,沈小姐又從何渠道知道陸家小姐出事呢?由此推論,殷默難不成也知道沈家小姐在何處?

    老洪難得地多想,他看著殷默,等待老太太給他解惑。

    (本章完)

重要聲明:小說《百看花叢自愛蓮》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605.第605章 西窗脈脈待歸兮49手機閱讀

电子投注是否就是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