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第122章 生命之河(三)

    第122章 生命之河(三)

    “獸群動了!”

    伴著野牛群的離開,整個獸群看是緊緊地跟隨著野牛,只有狼群暫時未動,因為此時河道內的食物足夠狼群消化和補充,他們只需要等待下一批到達這里的野生動物接著獵殺即可。

    緊跟著動的是玉蘇瑞同樣一側的狼群,一頭狼最先吞了幾口鮮牛(肉ròu),接著演著河岸慢慢朝著下游跑去,蘇瑞也下了大樹穿梭在巖石和草叢之間。

    走了足有半天的時間,河岸的地勢開始變得平緩起來,野狼遠遠地趴在地上,對岸的野牛抬起頭四處觀望。

    岸邊無數條溝壑通向水邊,對岸幾道明顯的豁口意味著只要獸群能夠到達河岸就有可能到達理想的目的地,此時頭牛必須做出艱難的抉擇。

    “呼呼,真特么累!大家看到了么,野牛要渡河了,這里的地勢比較平緩水流不是那么急,對岸那些溝壑坡度比較小,這意味著野牛只要到達對岸就能夠度過這里,但是必須成功到達對岸!你們看這里的水流沒有水花,這意味著這里的水下并不淺,成年野牛應該沒問題,小野牛就有些困難,就看頭牛的抉擇……我擦,動了!”

    蘇瑞正趴在樹上解說,野牛群已經動了,最先順著溝壑下來的是那頭新手領,牛蹄子踩著土塊亂飛,塵土飛揚。

    (身shēn)后牛群一個挨著一個朝著河道涌動,頭牛到達岸邊并未停留。

    “噗通!”

    “嘩啦嘩啦!”

    肚子鼓到最大,水下四肢擺動,整個(身shēn)體就跟氣球一樣朝著斜對岸飄去。

    “我去,牛的肚子還能夠長個,第一次見!”

    “真好玩!”

    “蘇瑞,再進一點,最好能夠見到水下面!”

    “樓上的,你去死!野牛渡河的時候從來沒人拍攝過,狼群都特么躲得遠遠地,你想害死小哥么?看你就是黑粉派來的(奸jiān)細,滾粗!”

    粉絲們邊看著這(熱rè)血噴張的畫面邊彈幕,蘇瑞并不恢復,目光緊緊地盯著牛群中的小野牛。

    “我擦,我知道了,成年野牛在用(身shēn)體給小牛犢搭建懸浮水壩,看野牛下側的水面比上面低了很多,現在小野牛已經下來了,看,他們全都排在成年野牛一側,這是什么?這特么是生命之橋,一條用生面假設的浮動水壩,我靠!”

    畫面中對面的小野牛隔一個穿插進來一個,接著清一色排在成年野牛(身shēn)側,這種默契渾然天成,任何人都打不破,其余野生動物只能夠望洋興嘆。

    同樣把肚子鼓得老大,(身shēn)下四肢揮動,小野牛使出出生以來最大的力氣泅渡。

    不同的是許多小野牛張嘴咬住了前面野牛的尾巴,整個(身shēn)子東倒西歪的朝著對岸斜下方飄去。

    “這個((操cāo)cāo)作真特么(騷sāo),我見過角馬遷徙,但是野牛遷徙還是第一次,不知道說什么好了,為了這個點個贊,蘇瑞,給你個打賞,我還想繼續看,別走開!”

    “不要走開!”

    “不要走開,加一!”

    從未見過的畫面粉絲們看得津津有味,一大票打賞緊隨而至,蘇瑞望一眼畫面嘴巴動了一下。

    “我總感覺這里(情qíng)況不對,正常(情qíng)況下不應該這樣,我去……”

    蘇瑞話音未落,水面沸騰起來,一頭脖子下面流膿的野牛忽然開始擺動脖子,蘇瑞急忙放大畫面,下一刻眾人驚呆了。

    “那是什么,好嚇人,好多!”

    “那是什么魚,不像是食人魚,食人魚不該在這里出現!”

    “快看不好了,水面紅了!”

    牛脖子附近水面開始沸騰,野牛分離撲騰,但是水實在是太深了,野牛雙眼已經紅了,水面下不斷有什么東西飛出水面,緊接著附近的水面開始出現紅色,不一會圍繞著這頭野牛周邊開始沸騰,水面越來越紅。

    “噗!”

    伴著鼓鼓的牛肚子爆裂,這頭牛開始下沉,牛頭仍舊擺動,直到整個(身shēn)子沉入水下,水面仍舊在沸騰,比煮沸的油鍋丟入一塊雞排還要激烈。

    “那里面一定是食腐魚類,那頭野牛(身shēn)上有潰爛的地方,結果被他們聞到了!都說我們人來殘忍,看看這個畫面,那頭牛被活吃了,他們是從內臟開始的,不然牛的肚子不會爆炸!這就是自然界,你看到的畫面很殘忍,你看不到的畫面還會更殘忍,這頭牛是一定不是第一個,更不是最后一個,看那些同伴多么鎮定,這證明他們已經習慣了!”

    指著畫面中漂浮起來的牛皮蘇瑞小聲說道,整個直播間靜悄悄的,除了偶爾出現的打賞,沒人愿意多說話。

    “哞!”

    “嘩啦啦!”

    寂靜的畫面中異變突然發生,一頭正在前進的野牛嚎叫起來,(身shēn)體周圍水花翻滾,整個野牛水壩從中間斷裂,周圍幾頭牛都被沖向下游深水區。

    盡管大野牛還在反抗,水下仍舊沒有絲毫改變。

    “那是什么東西?瑞哥,鏡頭靠近點,我要看看,我給你打賞!”

    “靠近點瑞哥,我也要看!”

    雨點一樣的打賞紛至沓來,蘇瑞切近畫面,目光各處掃視。

    “那是什么魚,是鱷魚么?他在把野牛拖向深水區,該死,混賬,那些小牛犢也被沖走了,誰去救救他們!”

    畫面中一條拖著嘗嘗尾巴的大魚搖晃著(身shēn)子把野牛推向下游,而不是托。

    這條還沒完事,又一頭大野牛(身shēn)邊水花翻滾,野牛群再次被沖散。

    盡管如此,野牛的泅渡仍舊沒有半分停止的意思,牛群首領已經順著溝壑登上對岸的高地,回頭淡淡的看了一眼牛群,就像什么都沒發生一般,邁著穩健的步伐走向附近的一個水坑開始痛飲。

    幸存者緊緊追隨首領的步伐直線前進,沒有寸步停歇,哪怕是被沖走孩子的母牛此時也沒時間心疼。

    “噗通!”

    野牛群(身shēn)后是鹿群,狍子,河面開始變得紛亂起來,越來越多的動物被什么東西推到深水區,天色開始變黑,蘇瑞注意到那頭野狼轉回去了。

    “要有事發生了,我們現在得回去看看小強,然后再來,然后我們跟著狼群即可,我預感今晚狼群有大行動,走起,別忘了打賞,老鐵們,雙擊六六六!”

    緊跟著野狼的步伐,蘇瑞沖向掩藏小強的地點。

    (本章完)

重要聲明:小說《荒野求生從探險開始》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122.第122章 生命之河(三)手機閱讀

电子投注是否就是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