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攪屎棍

    “我又不是為了他們,我采這些是為了咱們自己,反正今天也沒事,就出來轉轉。”

    佟小舞將自己的想法說出,馮宇辰才明白,原來她來找漿染材料的植物真的不是為了那些棉農,真的是為了跟他出來玩玩,順便看看。

    “現在市場每家布莊的布料顏色幾乎都差不多,如果我們找到新的顏色,自己染棉絲線料,然后找人織成布匹,供咱們自己使用,那么以后就沒人能比得過咱們了,因為咱們有的他們沒有。

    以后呀,不管是豐大富還是什么人,想要仿制咱們的產品也仿制不了了,還有咱們的羊毛氈玩偶,首先材料就夠他們猜個一年半載的,再加上手藝,就更沒有人能抄襲的了。

    到時候,不管市場做的多大多寬,都是咱們一家的,就算能冒出其他做玩偶的工坊,也只能跟在咱們后面吃塵土,想要超越咱家那可是難上加難。”

    “娘子,我誤會你了,我還以為你是為了那些棉農?”馮宇辰松了口氣,那張家村的張建德實在讓人來氣,雖然不想跟他一般見識,可是平白無故添了堵也是不舒服的。

    “你還說我,若不是你見他們可憐,我怎么可能掉進這樣的坑里?”佟小舞假裝生氣,伸手捶了他一下。

    馮宇辰抓著她的泥手,笑了起來:“你怎么知道是我?”

    “那天核稅的時候,你當著縣令大人的面就問我有什么主意?我就知道你是起了憐憫之心,也罷,我幫了齊大人,以后咱們有什么困難他也能照應咱們,不就是新布的織法嗎?還能難得倒我?”

    佟小舞自信的看了看面前一****的紫草,高興的笑了起來,繼續挖。

    兩人一起努力,挖了半袋子紫草根,馮宇辰又采了一個荷包的紫草籽,兩人才出了山林往回走。

    到了縣城租住的院子時,已經是快要默太陽了。

    兩人洗過澡吃過飯后,馮宇辰幫忙收拾采來的東西,佟小舞則坐在書桌前寫寫畫畫,直到戌時末,她才完成設計稿,拽著馮宇辰上了(床chuáng)。

    她檢查了他的腿傷,然后又下(床chuáng)給他沖了一杯生黃瓜子湯,看著他喝下去,自己才躺下休息。

    ……

    第三天早上,四個織娘早早的就來了佟小舞租住的房子,依舊沒看見人,敲門也無人應答,四人嚇得再次跑回了縣令府邸,趕緊通報。

    縣令夫人也怕此事耽擱了,便著人趕緊去縣衙通知齊大人,讓他有個心理準備。

    這小廝去了衙門卻發現縣令大人正在公堂坐審,不便打擾,就進了內庭將這件事告訴了衙役,要說這事也是巧了,告訴衙役的時候正好被那去茅廁的張家村張建德聽見了。

    “佟小舞跑了,這還了得?”

    唯他獨尊的張建德在張家村是族長,又****里長,說一不二,從年輕就橫行慣了,現在年歲大了,自然想更多人的人聽他的,現在聽聞佟小舞跑了,興奮的躲著碎步就進了內庭。

    內庭中都是前天留下來的那十一個村子的里長,大家正在計劃農村合作社的事(情qíng)。

    見他叫喊著進屋,全部站了起來“你說啥?佟小舞跑了?”

    “可不是,剛才我聽小廝跟衙役說的,佟小舞已經兩天不見人影了。”張建德嘴角帶笑,重重的拍了拍桌子“我說什么來?她是騙子騙子,你們就是不聽!”

    “可是,這不對勁呀,她能騙咱們啥?”

    大家議論紛紛,心神不定,后來還是齊大人來了,讓大家不要著急,一切等明天看結果之后再定奪,大家才安定了下來。

    所謂一塊臭(肉ròu)混的滿鍋醒,這張建德一夜的時間,趁著這些人都住在一處的方面,竟然攪合好多人都跟他一樣認為佟小舞不是個守信用的人。

    到了約定的(日rì)子,一大清早,衙門還沒開門,這些棉農就在租住的內室里議論了起來,這議論議論著,又吵了起來。

    直到衙門開門,這些個人進了內庭,爭吵的聲音也沒靜下來。

    齊恒遠來的時候,里面更是一聲高過一聲,別看那張建德七老八十,聲音最高。

    “佟小舞是耍了心機的騙子,你們還在犯傻,今天她是不可能來了,這農村合作社的事(情qíng)快算了吧,就別想那些了……”

    “不可能,也許她是有事才沒回來,如果她是騙子,圖咱們啥?再說齊大人借給她的那五個人頂啥用,她想跑生意,隨便貼個告示就能招到人,她若不是誠心想幫咱們,何必當時點頭答應。”

    這些人中也有明白的,前因后果都想的清楚看的透徹的。

    “她就是騙子,賣弄聰明,自以為是,(愛ài)出風頭的騙子,你還在這為她說話,如果她不是騙子,她咋不出現呢?這衙門都開門了……”張建德瞪著眼睛,一口咬定。。

    “住口!”齊恒遠掀開門簾走了進來:“這時間還沒到,你們一個個的就亂成這樣,成何體統,這還沒聯合在一起做農村合作社呢就這樣心不齊了,這若是連在了一起,你們還不得瘋了?一天吵三架,什么事都別想做了。”

    “大人,還談什么農村合作社?那是佟小舞騙人的由頭,她人都跑了,還弄什么?”一個三十多歲的里長也是擔了心,所以昨夜張建德說的那些,他還真是相信了。

    “聽說昨天一天都沒回來?”張建德咋咋著舌頭,搖著頭:“完了,白耽誤三天,若不是這個騙子,咱們都(套tào)車拉著棉花走一趟平抑縣了,沒準都能買一些銀錢回來了。”

    齊恒遠微微皺眉,都說了好幾次,這種方法不可行,怎么這張里長還是揪著這點不放呢?

    “大人,依我看來,沒準這佟小舞是出去找新布的織法了。”有支持佟小舞的人開了口。

    “出去找?咱們整個州郡,乃至咱們整個軒轅國都流行什么布料,怎樣的織法,那不一眼就能看到嗎?還用出去找?

    如果出去找,那得去多遠的地方?極南之地的深山老林中的異族手里倒是有些不一樣的織布方法,可是到那可是千難萬險,再說到那里沒有一年也得半載,今天就到約定的(日rì)子了,那不是開玩笑嘛?”

重要聲明:小說《又甜又暖小農婦》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90章 攪屎棍手機閱讀

电子投注是否就是买了